客服熱線:18655176272

工業4.0時代不能沒有中國的身影 第三次工業革命如何無縫對接

2014-8-29

內容摘要: 世界變化之迅速,總令人始料不及。也許你才剛剛翻開《第三次工業革命》這本書,當你正為其中描繪的自動化工廠而驚嘆不已時,你可能沒有注意到,在遙遠的大洋彼岸,整個工業界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無數優秀的公司正用實際行動告訴你,第三次工業革命早已結束,另一個嶄新的時代已經到來!

  世界變化之迅速,總令人始料不及。也許你才剛剛翻開《第三次工業革命》這本書,當你正為其中描繪的自動化工廠而驚嘆不已時,你可能沒有注意到,在遙遠的大洋彼岸,整個工業界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無數優秀的公司正用實際行動告訴你,第三次工業革命早已結束,另一個嶄新的時代已經到來!

  一股“革新”的力量,正在德國工業界的上空迅速地擴散開來。在告別機械化、電氣化和信息技術之后,德國迎來了工業化的第四個階段,他們向全球工業界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將物聯網及服務引入制造業,這個世界會變成什么樣?

  2013年4月,當“工業4.0”的概念第一次在德國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提出之后,舉世嘩然。這個世界制造業最發達的國家,再一次以其全新的理念,向全球工業提出了挑戰!

  “我們正擁抱一個偉大的時代!”亞洲制造業冠軍聯盟總干事羅百輝表示,掀起一場全球化的工業4.0革命風潮,或許只是時間問題。

  “工業4.0”究竟將給人類帶來什么?

  按照業內人士的說法,“工業4.0”的基礎是分布式自組織式的生產流程與大規模單件生產趨勢的日益融合。通俗點兒說,人們在完成第三次工業革命之后,制造業的生產流程已經完全實現自動化、透明化。在這個基礎上,將信息與物體相連,所有機器都進入到一個統一的智能化網絡中,它們可以自動調試生產流程、節奏,自動地修復故障,以最具收益的方式制造產品。

  除了可以在“智能工廠”實現“智能生產”以外,“工業4.0”對人類最大的貢獻則在于,其智能輔助系統可以把工人從單調、程序化的工作中解放出來,使其能夠將精力集中在創新和增值業務上。從長遠來看,靈活的工作組織形式使工人們能夠更好地整合自己的工作、私人生活和職業生涯發展,為工作和生活找到一個更好的平衡點。

  如果說商業的本質是為了人類的福祉,那么當工業化的水平發展到可以讓人更加自由、更大可能地實現自我價值的時候,整個社會是不是就進入到了一個理想的狀態?很多人都堅信這一天終會到來,并為此積極地付出努力。

  2013年年初,一項針對“德國工業4.0戰略前景”的調查顯示:47%的公司已經積極參與到“工業4.0”的戰略中;18%的公司正參與德國“工業4.0”戰略的研究工作;而12%的公司聲稱它們已把該戰略付諸實踐。

  在這些付諸實踐的企業中,西門子的電子車間無疑是其中的典型代表。Simatic控制設備的生產和全球分銷全部由智能機器控制,這一流程每年都涉及5萬余種產品約16億個部件,復雜性遠遠超出了傳統工廠的能力范圍。為此,西門子建立了一個緊密結合的技術網絡,這些技術相互整合,共同組成了一個更智能、更高效的整體,使每100萬件產品中,次品不超過15件,生產線的可靠性達到99%,追溯性更是高達100%!

  當近80%的公司都在積極迎接“工業4.0”時代的時候,整個國家的產業形態也隨之改變。值得一提的是,在“工業4.0”的發展中,德國政府給予了2億歐元的財政支持,顯然,它們已經把發展“工業4.0”提升到了國家戰略的高度。

  然而,德國并不是唯一一個探索制造業未來發展趨勢的國家。早在2010年,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簽署《制造促進法案》時,就提出了“再工業化”戰略,也就是后人常說的“制造業回歸”。但它們并非簡單的回歸,飛速發展的人工智能、機器人和數字制造將重新構筑制造業的競爭局面,這些技術不僅將讓制造業更具創造力、更加本地化和個性化,還會降低成本。

  特斯拉的例子較為典型,它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與“工業4.0”的理念不謀而合。被譽為“汽車界的蘋果”的特斯拉,它對自己的核心定位不是電動車,而是一個大型可移動的智能終端,具有全新的人機交互方式,通過互聯網終端把汽車做成了一個包含硬件、軟件、內容和服務的體驗工具。它的成功不僅僅是電池技術的突破,更得益于將互聯網思維融入了汽車制造。

  在羅百輝看來,“工業4.0”已經演化為全球化的趨勢,顛覆性的創造力,帶給人們極大的想象空間。就像美國自動縫紉機技術公司所說的那樣:“別看美國每年從中國、越南等國家進口大約1000億美元的服裝和縫制品,我們研制的自動技術,看起來能使剪裁和縫紉的成本低于中國。”

  當發達國家的人們,正在享受新工業時代帶來的狂歡盛宴時,中國還沒有完成第三次工業革命。富士康董事長郭臺銘說的“3年投資1000億元,引入100萬臺機器人”的豪言壯語,至今還在不少企業家的耳中回蕩。中國日益上漲的勞動力成本,正迫使中國的制造業企業大量地進行“機器換人”,但這種工業化趨勢卻往往被企業家視作一種時尚潮流,互相比拼著上馬數字化設備,他們經常拋出的問題是:當制造流程全部自動化以后,我還能做些什么?他們并沒有感覺到,中國的工業化進程實際上已經整整落后一個時代了……

  但是,從中國汽車企業普遍學習和接納精益思想開始,經過十年的快速發展,中國企業的現代化管理水平和意識已今非昔比。精益管理、生產、交貨靈活性的完美結合一定是未來的趨勢。

  工業4.0時代不能沒有中國的身影

  對于尚未完成第三次工業革命的中國企業來講,前沿理念無疑會讓這個世界第一大制造國加快趕上發達國家的步伐,在全球化的社會。

  讓機器和生產中的產品直接對話,所有環節都通過無線網絡相連,這種類似《玩具總動員》的情景,就是“智能工廠”,也是“工業4.0”的最終體現。

  今天的工廠,每一個環節的信息也都是自動化控制的,問題是環節與環節之間的信息并不共享。例如,公司物流和成本核算,人力調配屬于一個操作系統;生產線歸另一個系統。每一個操作系統的編程語言很難互通運用。

  這一系統與系統之間的壁壘就是提升自動化程度的最大障礙。這也是德企以及研究機構所遇到的問題:只要實現數據標準化,打破數據壁壘,而且數據處理速度足夠快,那“工業4.0”就實現了當然,最好之前就做好更難攻克的信息安全工作,確保無處不在的商業間諜和產品盜版不會有機可乘?

  德國欲借“工業4.0”快速崛起

  德國“工業4.0”戰略確定兩大目標:“智能工廠”,重點研究智能化生產系統及生產流程等的實現;“智能生產”,涉及企業的物流生產管理、智能技術的應用等

  長期以來,工業領域的優勢讓德國人引以為傲。但“數字時代”的到來讓德國人的優越感蕩然無存,尤其是當美國互聯網巨頭紛紛“涉足”工業領域時,德國人感受到了來自大西洋彼岸的巨大威脅。因此,德國提出并力推“工業4.0”戰略,努力實現實體工業生產與虛擬數字世界的“無縫對接”,并意圖引領“第四次工業革命”。

  不久的將來,企業將軟件、和通信系統集成于所謂“信息物理系統”(Cyber-PhysicalSystems),構建“智能工廠”,打造“智能生產”,提高資源利用率、生產靈活性及客戶與商業伙伴緊密度,提升工業生產的商業價值。德國聯邦信息技術、通訊和新媒體協會的一份研究顯示,通過“工業4.0”戰略,德國6大國民經濟重要行業的產值至2025年預計共增長780億歐元,平均每個行業每年增幅可達1.7%。

  德國要實現這一戰略也面臨著許多障礙,如信息技術的安全漏洞、標準化和專業人才匱乏、基礎設施不足以及相關費用過高等。除此之外,最主要的是需要解決眾多國際標準問題。但德國并不“急于求成”。如果有一天“德國標準”成為世界通行的準則,那么對德國來說,這一切代價都是值得的。

  除了德國,世界上其他發達國家也都開始重新重視先進制造業的發展。美國也在通過各種計劃,促進先進制造業發展,有人稱之為“再工業化”。無論怎樣,大西洋兩岸的美、德兩國已經開始了一場對新工業變革主導權的競爭。

  中國如何與第四次工業革命無縫對接?

  工業在歐洲經濟中發揮核心作用,創造的價值占總附加值的15%。同時,80%的創新以及75%的出口都來自工業領域。如果再將工業相關服務計入內,工業可以說是歐洲社會經濟發展的引擎。但是,隨著近些年參與市場競爭的企業,尤其是亞洲企業越來越多,歐洲制造業的競爭力不斷下降,面臨的壓力也與日俱增。英、法、德等成熟市場過去10年的工作崗位數量分別下降了為29%、20%和8%。

  各國的發展情況也各不相同。雖然德國與東歐國家在工業市場的份額一直在增加,但其他歐盟國家卻面臨去工業化的問題。“這種趨勢將會削弱歐洲的整體實力,因為工業領域會失去更多的工作崗位與專業知識。在工業自動化、電子化以及數字化之后,向工廠引入物聯網的舉動標志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到來。”羅蘭貝格管理咨詢公司合伙人麥克斯·布蘭切特(MaxBlanchet)說道。

  過去20年間,全球制造業銷售從3.5萬億歐元增加到2011年的6.5萬億歐元多。但是,各國銷售量在總量中的占比卻發生了巨大變化:西歐傳統制造業強勢的國家失去的市場份額超過10%,這部分市場被亞洲、俄羅斯、南美以及非洲等新興地區搶占,后者的工業市場份額因此提升至40%。

  隨著工業4.0時代的發展,很多工業領域都需要能夠理解聯網工業流程的新型專家。促進創新也是必要行動之一。現在,產品的生命周期越來越短,工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革新換代才能保持競爭優勢。政府應出面推動跨國研發項目的合作,來促進長期研究與創新的發展。

                                                                           —— 文章 來源:互聯網

11130期22选5